AI菌de孢子头脑

冬至已至

冬至已至

【!】相当意识流。

【!!】bug请见谅。

【!!!】幻想程度严重。

【!!!!】08有受 @瓜娃子、老师的启发,侵删歉!!!


阳光从树缝里、从手指缝里钻过来,明晃晃的,刺眼到恍惚。

可是,为什么,它不是温暖的呢。


















00

手机里仍在循环《安和桥》,真可惜,宋冬野的版本因没有授权而在网易云上下架了。

不过没关系啊,我默默地想,反正这首歌在我的听歌榜单中排在第一位啊,都存到本地啦。

外面天黑了,似乎也很冷,而我还能在暖和的屋子里听着熟悉的曲子,回忆熟悉的事情。

真好啊。


01

朋友,你想听我讲个故事吗?

这个故事始于夏天,也终于夏天。

这是一个关于夏天的,关于四个魔人的,却有点伤感的故事。

这个故事始于夏初,但终于夏末。

这是一个关于夏天的,关于黑粉毒唯的,却有点明媚的故事。

故事的最初,那两个男孩相遇了,他们和另外两个男孩组成了一个团体。这四个人互相调侃又互相夸赞,互相嫌弃又互相帮助,所有的粉丝都喜爱着他们,喜爱着这个美好的团体。

故事是被黑粉和毒唯强行了断的,他们拆散了这个曾经美好的团体。

于是,四人团中有人独自离开了,而且,好多好多的人都认为,他不会再回来了。

就像记忆中一缕飘渺的烟雾,留下的粉丝们再也无法透过这缕烟雾看见那个夏天了。


02

南方城市的现在还挺冷,虽然冬至才刚刚来到。说是冬至,倒不如说是秋的挣扎。他用秋叶组成的天幕盖住这个世界,在倒处都刷足了颜料。

白费力气。

他在冬的身上划下了伤痕,重重地,一道一道。冬不说话,她只是静静地蜷在角落里疗伤,任由自己的心变得愈发寒冷,然后用冰冷驱走深秋的无理取闹;用冰冷让天地都变凉。

冬喜欢春,春总是那么温暖。她会为她疗伤的。

在春风下,冬会渐渐融化。她会把自己藏在时光的尘埃里,带到第二年,她的第一波使者往世界的某半边送出冷气时,她才会渐渐苏醒。

然后,再次受到秋的伤害。

她讨厌这样的恶性轮回,她讨厌这样的无力。

可是,她该怎样改变一切呢。

她讨厌现在的自己,她真的讨厌现在的自己。


03

老白扳了扳手指,呼出一口热气。

窗外的天空阴沉的可怕,看来冬天的确是到了。他打了个哆嗦,把手缩到了袖子里,提起一杯热水捂在手心,果然暖和多了。

他又把手伸出来,扳了扳手指,又有些欲盖弥彰地迅速地收回去。

他微闭双眼,嗫了一口热水,第三次伸出了手。

“我想想——5月13日、5月14日、15、16、17……8月2日。”

“嘛……92天吗……”

原来自己和虚伪从相遇,到最后一次能公开地发出和他一起玩的视频,最多也只有92天啊。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缓缓地把手伸了回去。

原来自己和虚伪……也不过如此吗。

他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所谓誓言——如今它们已经被一条条的消息掩盖住,他再也找不到他了,就像他找不到虚伪一样。

他真的讨厌那些黑粉,就是这些黑粉拆散了他们。

不管他怎样努力去澄清自己,去解释误会,都得不到任何被黑粉放弃的可能。他的粉丝们去守护他,去安慰他,自己却遍体鳞伤。他心疼他们,想让他们放下,让自己去忘记那些黑粉,假装出一幅开心的样子。

然后,再次受到他们的伤害。

他讨厌这样的恶性轮回,他讨厌这样的无力。

可是,他该怎样改变一切呢。

他讨厌现在的自己,他真的讨厌现在的自己。


04

我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心情怎么样,穿着什么衣服,喝着什么饮料,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我知道,在我期待我们第一次面基时,我幻想过当时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心情怎么样,穿着什么衣服,喝着什么饮料,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05

老白闭上眼睛,心里好像很痛苦。

要不要,和他问个好呢。

毕竟今天是冬至嘛,夏天早就过去了,他应该不会再拘束于这些东西了吧。

可是,他发现自己也过不了这道界限。曾经和虚伪能自然而然说出的话现在看来都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境界,好像现在自己每发出一句问候都会引起反应不小的爆炸。

怎么办呢,到底要不要和他问个好呢。

老白打字、编辑、删除,打字、编辑、删除,打字、编辑、删除……最后,他把自己所打出来的字一个一个的删除掉,松了口气。

果然还是算了吧,现在也挺好的。

他看看窗外,总觉得这个时候应该飘点雪花,不过,窗外只是普通的冬日惯有的景色,有些荒凉,有些苍白。

无所谓啦,他想。


06

朋友,你想听我讲个故事吗?

这个故事始于夏天,也终于夏天。

这是一个关于夏天的,关于四个魔人的,却有点伤感的故事。

这个故事始于夏初,但终于夏末。

这是一个关于夏天的,关于黑粉毒唯的,却有点明媚的故事。

故事的最初,那两个男孩相遇了,他们和另外两个男孩组成了一个团体。这四个人互相调侃又互相夸赞,互相嫌弃又互相帮助,所有的粉丝都喜爱着他们,喜爱着这个美好的团体。

故事是被黑粉和毒唯强行了断的,他们拆散了这个曾经美好的团体。

于是,四人团中有人独自离开了,而且,好多好多的人都认为,他不会再回来了。

就像记忆中一缕飘渺的烟雾,留下的粉丝们再也无法透过这缕烟雾看见那个夏天了。

……

是的,那是这个故事,但是我忘了告诉你,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现在所有人都过的好好的,在他们心里,十二月的寒冬仍无法冻住如夏天般炽热的心。他们照样地笑,照样地哭,照样地过着应该过的生活,他们很好,也有很多粉丝也在等着,等着奇迹的到来,等着有人回来的那一天。


07

南方城市的现在还挺冷,虽然冬至才刚刚来到。说是冬至,倒不如说是秋的挣扎。他用秋叶组成的天幕盖住这个世界,在倒处都刷足了颜料。

白费力气。

他在冬的身上划下了伤痕,重重地,一道一道。冬不说话,她只是静静地蜷在角落里疗伤,任由自己的心变得愈发寒冷,然后用冰冷驱走深秋的无理取闹;用冰冷让天地都变凉。

冬喜欢春,春总是那么温暖。她会为她疗伤的。

在春风下,冬会渐渐融化。她会把自己藏在时光的尘埃里,带到第二年,她的第一波使者往世界的某半边送出冷气时,她才会渐渐苏醒。

然后,再次受到秋的伤害。

她讨厌这样的恶性轮回,她讨厌这样的无力。

可是,她该怎样改变一切呢。

她讨厌现在的自己,她真的讨厌现在的自己。

……

那只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很久很久以前,秋就向冬道了歉,很久以前,她们就成了朋友,春也会常常听到冬满脸憧憬地向她叙述秋的画技,再微笑着夸赞春的温柔。这时,春就会在她额上轻轻一吻,让她安眠。


08

老白扳了扳手指,呼出一口热气。

窗外的天空阴沉的可怕,看来冬天的确是到了。他打了个哆嗦,把手缩到了袖子里,提起一杯热水捂在手心,果然暖和多了。

他又把手伸出来,扳了扳手指,又有些欲盖弥彰地迅速地收回去。

他微闭双眼,嗫了一口热水,第三次伸出了手。

“我想想——5月13日、5月14日、15、16、17……8月2日。”

“嘛……92天吗……”

原来自己和虚伪从相遇,到最后一次能公开地发出和他一起玩的视频,最多也只有92天啊。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缓缓地把手伸了回去。

原来自己和虚伪……也不过如此吗。

他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所谓誓言——如今它们已经被一条条的消息掩盖住,他再也找不到他了,就像他找不到虚伪一样。

他真的讨厌那些黑粉,就是这些黑粉拆散了他们。

不管他怎样努力去澄清自己,去解释误会,都得不到任何被黑粉放弃的可能。他的粉丝们去守护他,去安慰他,自己却遍体鳞伤。他心疼他们,想让他们放下,让自己去忘记那些黑粉,假装出一幅开心的样子。

然后,再次受到他们的伤害。

他讨厌这样的恶性轮回,他讨厌这样的无力。

可是,他该怎样改变一切呢。

他讨厌现在的自己,他真的讨厌现在的自己。

……

不过,现在老白不再讨厌自己了,他很好,我们无需去搅乱什么。

我也释怀了,每当想起或许那些黑粉毒唯中会有人和我们一样只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女孩,因为过度的喜爱而生出了恨,才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一种更不被看好的方式去守护自己心里的执念。

我并不是在为他们开脱,真正的曾经喜欢过他们的却又成为黑粉毒唯人少之又少,但是,如果大家,如果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是温柔地对待彼此的,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呢?


09

我们从夏天等到冬天,冬至已至,谢谢所有陪着我一起等到现在的人。

北方下雪了吗?南方还是没有下雪呢。我每天过得都很糟,要有应付不完的试卷,但我总会想起他们。

我承认我很矫情,但我就是个矫情的人,总拿我这该死的矫情脑子去想想这些该死的矫情东西。

对啊,我们还能笑出来。



冬至已至,愿你安好。

注意保暖哦,真想看看下雪的样子。





虚伪是走了啊,但是,还是不要太难过啊。

保护好自己啊,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啊。

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吧,我们都在加油的路上啊。


『开枪吧』
是黑道paro的伪白!两人组织是敌对关系。个人脑补是三千字作文我想写!!!!!!!!
画质被lof吃了orzzzzzzz
红色的那条线是老白组织的狙击手的枪!!!要是老白不杀死虚伪老白就会被杀死(刀子的味道)

麦克白





“黑夜无论怎样漫长,白昼总会到来。”




黑夜过去了。


00

我抬起头,月光零零碎碎地从树的缝隙间穿过,城市的月不明,星星也少,真不浪漫。我撇撇嘴,还是叹了口气,笑着抬起了头、举起了手。凌晨三点的十二月冷得让人哆嗦,但好歹也算是看到了月亮吧,鬼知道我是怎么克服那些对恐怖故事的害怕鼓起勇气半夜三更裹了几件厚衣服就跑出来的。


树影婆娑,墙上斑斑驳驳的,像极了心魔正窥探着自己的主人。我不管了,管他什么心魔啊,我早就克服了好不好。


于是,对着月光,我许下了愿望。


01

凌晨四点,看够了月亮,我差点在公园的长椅上睡着。


月亮真的很美,美的让我的心都在颤抖。我无法用我拙劣的文笔去形容它,本抱着城里月不会太好看想法,谁知在所有的俗气霓虹灯熄灭之后,它会那么的明亮。


恍恍惚惚间,我好像看见了几个人影。


一定是幻视吧,我摇摇脑袋,打了个哈欠,该回家了。


02

那一夜的故事,好像一个童话。


那一夜回去后,我梦见了熟悉的人。


他们向我招手,我惊异地差点哭出来。我努力的去伸手够他们,却怎么也抓不住。


最后,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消失,醒来之后,我发现枕头是湿湿的,还有一点咸味,像明媚的夏日阳光下的海滩边。


03

在繁忙的学习生活中,那一轮月亮似一座漂浮渺茫的岛屿,时不时飘进大脑的深层,让我一次次地为它落泪。


真的,太耀眼了啊。


耀眼的就像四个只在夏天亮起的太阳,可惜那四轮太阳已不是原来的四轮太阳了。


04

冬天怒号着宣誓着它的存在。


一切似乎都冷入了骨子里,冷得我的小腿每天都像墙上的瓷砖一样。


我握着烤红薯,坐在房间里望着窗外,感觉自己和几个月前流着眼泪啃着冰棍的有些滑稽的女孩重叠了,只是再也见不到眼泪。









我曾对自己说,夏天过了。


我曾强迫自己喜欢上夏天又一次次差点在看见这个词的一瞬间崩溃。


我的生活是没有光的,它总是黑乎乎的一片,是那四轮太阳首先跳出来照亮了一切。


随着那四轮太阳消逝,我的生活再次变得昏暗,在某段日子里,我总是趁着深夜泪流满面,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又想到曾经就是这段时间让我最快乐,便痛的喘不过气来,爬到水池边一阵猛吐。


后来,我还是想开了。


我终于有了再次面对夏天的勇气。


因为,不管负能量的俗气霓虹有多么碍眼,其实星星们都在努力地亮着。


我们都是星星,我们都在等待白昼的到来。


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安安心心地隐去自己的光芒,再安安心心地看着太阳们耀眼的光。


(希望tag没有冒犯到你,是写作业时突发灵感30分钟的急速产品,希望你食用愉快!)


monika!!!!!!!
just monika!!!!!
(动作有参考官方游戏画面)

“欢迎加入我们的心跳文学俱乐部!”

看蝴蝶海有感,在考虑到自己的人物会彻底毁气氛后放弃了加人。

下单后听说新闻很虐,比蝴蝶海还虐,吓得我又看了两边蝴蝶海(

希望总有一天,在平平常常的日子里,他们也能相遇,不管有没有凹凸大赛,有没有创世神的愚弄。

很喜欢蝴蝶海的背景,也很喜欢蓝色。

当然,最喜欢吞刀子。

鼓起勇气 @凛冬沙雕出道的季节 一下…呜

是夏树!透明背景的PNG真的好难!!!!

“这里是因为你心中那一份强烈愿望的意识产生的一个交错现实。”
“在这里,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让一切都以『最完美』的方式,选择『最完美』的选项,获得『最完美』的结局。”
“那么,请静观其变吧。”
——
“我决定还是把你的记忆还给你,不然就算这一切被矫正到了『最完美』的情形,你也不会感到快乐。”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和之前并无太多感情的声音相比,好像多了几分不满和犹豫,与此同时,老白感觉有什么东西涌入了脑内。
是记忆。
真是奇妙的感觉啊……明明是属于自己的记忆被毫无知觉地抽离后又完好无损地被换了回来……不过他现在可没时间感叹这个,那个声音叫他“静观其变”,那么就像是看表演一样的喽?他有点兴奋地笑笑,像是科幻小说的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呢。
——
是剧透!
不知道要写多少的史诗级巨坑,目前正因各个时间段发生的事情该如何罗列而烦恼。
渴望提示,因为从现在翻到那个时候的视屏的确挺耗时间的——我?乐在其中只是我到现在还没写完作业(。)
假期不肝文的后果,看,多惨。

无话可说

对了最近天气确实比夏天凉了点对吧……听见我妈以嘲笑的口吻对我嚷嚷“天气凉了,夏天过了,秋天来了给我多穿点衣服……”的时候真的差点哭了。
就算肉体上的秋天又怎么样呢……我心里的那个夏天还在燃烧啊,对我而言,魔人团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夏天,所以,你看,我的心里暖洋洋的呢。
今年冬天会很暖和的,相信我。
毕竟还是忘不掉那个夏天嘛……或许直到他们回来前都不会忘掉哦……?
注意保暖,或者说……有那四个人在,心里就不会变冷。
加油啊,各位快乐的——或许不快乐的——伪白女孩们,一直留在这个圈子里,不就是为了看到他们再见面的那一天吗?

是“阿xxx”系列的表情包的伪白份
((((((((